掃描二維碼

訂閱暢享網微信

水滿則溢,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將遭遇天花板?

來源:中國軟件網  作者:暢享網
2020/2/21 11:09:57
誰才有能力構建自己的生態,成為生態主呢?

本文關鍵字: 互聯網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阿里云、騰訊云、華為云、用友云、百度云等大廠都帶著他們的生態伙伴,共同出臺了很多優惠政策與免費活動,助力全國各地抗擊疫情,也幫助企業恢復經營。

中國軟件網注意到,在這一大波科技抗疫的行動中,付出的有眾多生態伙伴,但人們記住的,卻往往只是這巨頭們。

為什么?因為他們都是一個個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

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逐漸壯大

海比研究認為,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就是以生態主為核心、由眾多企業服務相關組織而形成的企業組合。這些企業組合主要由包括平臺商、關鍵技術提供商、應用產品和解決方案提供商、應用定制開發商、系統集成商、分銷和渠道銷售伙伴、服務提供商,以及行業用戶等主要利益相關者組成。他們遵守生態主制訂的規則彼此相互作用、相互影響,并由此而形成一個企業服務共同體。

在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中,生態主是中心,承擔整個生態體系的構建與運營作用;其他企業是共同參與者,他們和生態主或生態中的其他成員相互作用、相互依賴、共同發展。

誰才有能力構建自己的生態,成為生態主呢?


資料來源:海比研究,2020

海比研究認為,一個生態主必須具備四個必要條件:必須有一個支柱型的產品;通過該產品積累了巨量的用戶群;擁有供合作伙伴開發和運營自己產品或服務的開放平臺;擁有足夠支撐的強大資本。

云計算時代,企業服務生態開始從軟件生態變為云生態。阿里云、AWS、騰訊云等一系列云生態主開始粉墨登場。

海比研究數據表明,這幾年來成為生態主的門檻越來越高,能真正成為巨頭實力的云生態主數量呈下降之勢:2016年有28家云生態主,2017年降為23家,2018年變為22家。但與之相反的是,潛在生態主數量大幅增長。

馬云曾公開說過,阿里不會成為商業帝國,而是打造開放、協同、繁榮的商業生態系統。所以,觀察阿里巴巴的發展軌跡,不難發現,阿里巴巴通過持續技術進步,不斷拓展商業邊界,不斷再造新的業態。

微軟作為市值最高的IT公司,其風頭一度被蘋果、亞馬遜等公司蓋過,但是2019年微軟再次成功登頂,市值超過萬億美元,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微軟CEO薩蒂亞·納德拉是這一奇跡的締造者,其成功源于其將微軟的整個生態從過去的上下游供應鏈模式,轉變為今天的網狀結構,更是實現了微軟云生態從產品中心向技術服務中心的轉型,在業內首先倡導云計算和人工智能的開放生態。

從0到1的突破,這些巨頭企業都由靠自己的力量完成;而從1到100的發展,則希望通過與生態伙伴合作來實現。

這些行業巨頭的企業服務生態具有一個明顯的特征,就是中心化。不管是阿里巴巴、騰訊等互聯網企業,還是微軟、華為、用友等ICT巨頭,都在以自己為中心建立生態。

平臺是中心化生態的“核”


平臺是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的基礎和核心競爭力。觀察目前的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可以發現,每個中心生態一般都有一個或者幾個強大的平臺。不管是互聯網企業的阿里、騰訊等,還是傳統IT技術企業微軟、華為、用友等,都通過技術、產品、服務、商業等方面突破創新,以平臺確立行業的核心地位。

馬化騰早在幾年前就提出了一個大的愿景。他認為,過去“全用戶”平臺僅僅局限于像水、電與交通網絡這樣的基礎設施平臺。現在,以互聯網為基礎的數字平臺,正越來越凸顯出基礎設施的特性。

因此,馬化騰認為,經濟社會邁入全面數字化,并重塑互聯網生態。不同產業與區域生態之間,開始發生更多的關聯。“讓跨界地帶產生豐富的創新空間,從而形成一個‘數字生態共同體’”。

作為平臺型生態企業,騰訊一直聲稱自己是基礎設施提供者。馬化騰多次表示,騰訊要通過微信、QQ、云計算等這些平臺,打造“互聯網+”基礎設施,能夠為生態中所有的合作伙伴、傳統企業、政府部門提供基礎的互聯網設施和服務。

“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這是阿里巴巴的“初心”。但是,電商不僅僅是展示,還需要交易、交付,還需要技術、應用服務支撐,才能成就客戶良好的體驗。

從這一角度看,阿里巴巴的業務從淘寶擴展到支付寶、菜鳥網絡、阿里云等,涉及的業務范圍如此之廣,主要都是為了滿足更好的電商購買體驗,“被客戶倒逼出來的”。

也正是因為電商涉及的業務范圍越來越廣,也讓阿里明白了一個原則,就是自己必須聚焦核心,聚焦平臺,否則自己一定會顧此失彼。因此,建立在自己平臺如支付寶、阿里云、淘寶等之上的各種生態日益發展壯大。

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的另一個特征是圍繞平臺,組建以企業自己為核心的生態系統,吸引眾多的合作伙伴加盟。目前來看,生態合作伙伴包括分銷渠道,咨詢、ISV、IS等方案伙伴,提供服務支持的服務伙伴。

互聯網企業通過技術平臺,擴展業務范圍,完成創新,依靠生態,壯大業務。而傳統的ICT企業,也在通過自己的平臺等核心技術,發展生態,擴大業務規模。

致力于做數字中國底座、成為數字世界內核的華為企業業務,定位于“Huawei Inside”,目的是與更多的合作伙伴實現深度合作,通過“無處不在的聯接+數字平臺+無所不及的智能”,致力于打造數字中國的底座、成為數字世界的內核。

從生態發展上看,華為擁有的5G、物聯網、存儲和芯片、服務器等領域的核心技術與平臺,是其重要的競爭籌碼。依靠全球領先的軟硬件一體化技術,華為云提供更有針對性和成本優勢的服務,實現方案落地的一站式體驗。

在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中,生態主通過制定生態政策,依靠戰略合作、共同研發、共同銷售或者資本投資等手段,開拓市場,滿足用戶的需求,實現共贏。

服務企業30年的用友,著力打造“以客戶為中心,綜合型 、融合化、生態型的企業服務平臺”,以用友云平臺PaaS為支撐,將生態伙伴的企業SaaS服務與用友自身的SaaS服務相互整合,最終形成從開發上線到營銷推廣再到交易實現以及售后服務一體化的專業經營模式。

為了實現公司生態業務的戰略落地,用友制定了統一的生態伙伴發展流程與認證制度、統一的商務流程與管理規范,并進一步明確云融合生態業務、OEM生態業務、第三方采購的考核政策及業務流程。

用友云還制定了以“鯤鵬計劃2019”為核心,并包含能力體系升級、服務體系升級、渠道伙伴與產業鏈發展、云平臺生態伙伴發展、云市場生態發展以及戰略生態伙伴發展在內的用友新30年生態發展計劃。

生態主與伙伴的邊界日益“清晰”

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的平臺或者核心能力能吸引更多的用戶,企業自己不能獨吞下這些體量很大的市場,需要與生態伙伴合作,一方面能為生態伙伴帶來生意,另一方面通過合作,滿足客戶的需求,實現自身商業規模的擴大。

當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日益發展壯大時,生態主與生態伙伴的邊界界定成為發展中不可回避的一個核心問題,也成為避免生態主與生態伙伴之間無序競爭的關鍵。

記者觀察發現,凡是確定了與生態的合理“邊界“,明確業務范圍、又給伙伴留有發展空間的主流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都會快速發展,避免了與生態伙伴的競爭與內耗。

目前,云計算的生態邏輯和傳統的IT產業鏈邏輯已大不相同。傳統IT產業鏈是由服務器、存儲、網絡、安全等硬件提供商和操作系統、數據庫、ERPCRM等軟件提供商組成的上游廠商,以及SI集成商、行業ISV和實施、銷售、服務伙伴等組成的。一家企業很難做到硬件和軟件的全覆蓋。

在云環境下,所有上游企業提供的硬件和軟件趨于碎片化,硬件冗余和應用套件被打碎,客戶需要任何組件都可以隨時添加,在大幅降低實施部署時間成本的同時,應用集成優化的復雜度則變得越來越高,生態伙伴的機會就來了。

“練好內功被集成,阿里云自己不做SaaS,讓大家來做更好的SaaS。”2019年,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首次明確阿里云的生態邊界和被集成戰略。阿里云自身聚焦的是IaaS和通用PaaS層,而行業PaaS、SaaS、服務、實施、運維服務等則主要由生態伙伴來完成。

阿里云提出發展包括分銷商、托管服務提供商、虛擬云商等分銷伙伴,ISV、SI、咨詢公司、SaaS、PaaS供應商等解決方案伙伴,以及包括MSP、服務供應商等具備阿里云產品或服務的交付能力服務的伙伴。

基于不同的合作伙伴分類,阿里云生態為伙伴提供不同的合作計劃選擇加入,滿足特定的合作模式,或者特定產品的售賣及服務等業務。

騰訊云與目前國內排名第一的阿里云的差距正在縮小,也明確了自己定位——基礎設施提供者。隨著以互聯網為基礎的數字平臺的發展,每一個人、每一家企業或組織都在這個“數字生態共同體”中命運與共。

馬化騰提出,在“數字生態共同體”中,騰訊云應當堅持共生共贏的“寬平臺”,破除零和博弈的“窄平臺”規則,更好地激發創新來解決用戶痛點,讓整個生態更有可持續性。鼓勵協作創新,倡導共生共贏。

與互聯網企業一樣,傳統的ICT生態邊界也日漸清晰。

微軟以傳統軟件巨頭的身份,認識到云計算的價值,并獲得云市場前三名的顯著地位,實屬不易。

作為首個實現在華商用的國際公有云服務,微軟Azure已在中國市場運營了五年,在華連續多年實現了三位數增長,其生態發展的核心是發展解決方案提供商和開發者,推出了在中國的孵化計劃,引入全球性的加速器項目,幫助有實力和潛質的初創企業快速成長。目前已擁有了超過1300家解決方案合作伙伴和超過10萬名活躍開發者。

面對人工智能發展的大潮,微軟的選擇是將云計算和人工智能結合,其價值觀體現為“智能云和智能邊緣”,即以人工智能云為核心,與周圍的智能邊緣融會貫通,而在智能云上,將集合微軟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所有技術積累與成果。應用開放和解決方案則有生態伙伴完成。

中心化生態“帝國”會遭遇天花板

毫不諱言,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的發展如日中天,發展非常迅速。特別是作為新時代數字經濟基礎設施的云服務生態,更是因為迅速發展的速度與體量,吸引了大量的合作伙伴,正在取代傳統IT基礎設施生態,也正在締造跨屆融合的新業態。

海比研究認為,目前市場上以某一個巨頭廠商作為生態主打造的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在發展中必然會遇到天花板。

以平臺核心的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都會有自己的天花板,這個天花板就是自己能帶來的“流量”。流量能為企業帶了客戶,也能為生態伙伴帶來生意。當這種流量減少,不能支撐和吸引用戶的時候,或者一旦自己的客戶被挖掘完畢,天花板也就來到了,也就是中心生態競爭力衰減的開始。

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另一個天花板則是對生態伙伴選擇的限制,形成生態的“減法效應”,并不是產業中需求的生態伙伴都有一席之地。記者調查也發現,很多在消費互聯網領域的生態合作“二選一”的現象,在企業服務生態領域也出現了。例如,有些生態伙伴就被生態主要求,雙方的合作是唯一的、排他的。

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都是以企業這個生態主為中心來構建的,其出發點和根本目的是以壯大生態主核心業務為目標。在這些生態中,生態伙伴的地位是局部的、從屬的,直接受生態主業務發展的影響。

企業服務生態去中心化

令人欣聞的是,這種中心化企業服務生態理念或思路正在出現變化,并開始向協同化生態發展。從華為的“生態協同”到阿里云的“被集成”、到用友云服務的融合生態,都體現了這種不以自己為中心的生態構建思路。

中國軟件行業協會應用軟件產品云服務分會秘書長、海比研究總裁曹開彬認為,這種“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對生態伙伴的發展并非最理想選擇,尤其是對于最終客戶,會造成極大的選擇困擾。

他認為,在數智化時代,企業服務生態要從構建以生態主為中心的生態,向構建整個ICT行業、整個企業服務的生態發展。每個生態主,在構建自己生態體系的過程中,也是與其他生態主、生態伙伴一起協同發展,在為整個ICT行業、企業服務構建生態。

中國軟件網認為,以客戶為核心,聚焦應用場景,以生態伙伴的某種產品或技術、某種服務或某種能力為載體,實現各個生態體系的協同發展,形成覆蓋整個行業的ICT生態,將大勢所趨。

覆蓋整個行業的開放的ICT生態,將使“二選一”的中心化的企業服務生態的“減法效應”,變為“加法”甚至“乘法”效應,獲得各個企業服務生態的輻射效應,實現行業內的生態伙伴共生共榮,以及用戶的乘法式增長和滿意度的不斷提升。

沒有不可逾越的冬天,沒有不會到來的春天。疫情一定會被戰勝,覆蓋整個ICT行業的開放生態一定會到來。

建設誰主沉浮,論英雄還看伙伴!CDEC2020中國數字智能生態大會暨第十三屆中國軟件渠道大會以“生態伙伴·混沌破局”為主題走過全國十個城市。在活動行搜索CDEC2020,參與報名!

責編:暢享精靈
vsharing微信掃一掃實時了解行業動態
portalart微信掃一掃分享本文給好友

發表評論

         看不清,換一個

著作權聲明:暢享網文章著作權分屬暢享網、網友和合作伙伴,部分非原創文章作者信息可能有所缺失,如需補充或修改請與我們聯系,工作人員會在1個工作日內配合處理。
暢享
首頁
返回
頂部
×
    信息化規劃
    IT總包
    供應商選型
    IT監理
    開發維護外包
    評估維權
客服電話
400-698-9918
000286股票行情